玉田生活网—资讯频道

首页 > 资讯 > 互联热闻 >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2019-10-29 15:55:36  编辑:baobei  来源:河北青年报   0

记者从从维熙家人处获悉,著名作家从维熙先生今晨去世,享年86岁。

从维熙是河北玉田人,出生于河北玉田县城北代官屯。中国当代作家。 曾任《北京日报》记者,作家出版社总编辑,中国作家协会成员。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《大墙下的红玉兰》《远去的白帆》《风泪眼》,长篇小说《北国草》《走向混沌》等。

1979年从维熙重返文坛之后,率先发表了《大墙下的红玉兰》等十几部描写劳改营生活的中篇小说,因而被文坛誉为“大墙文学”之父。

记者获悉,从维熙病重期间,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曾去医院看望,见从维熙坐椅不适,后再送去一个蓝色柔垫。27日晩,从维熙先生曾跟要回家休息的爱人说,“路黑,小心。”这是他最后的话语。

读者可以通过几张照片,来了解从维熙的一生。


处女作换了九斤小米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这张16岁的照片是中学同学给他拍的,那时他极度偏科,代数零分,语文满分,家里人说他是“逆子”,觉得他“不成气候”,就把从维熙送到他四叔所在的通县(今通州区)的师范学校“通师附中”去。离开父母他反而获得了自由,干脆投入了阅读的世界,整天看小说,“只要能找到的必翻看”。

他17岁那年(1950年)赶上抗美援朝,班上两个男同学“不对付”,经常吵架,但两人一起去参加了抗美援朝了,从维熙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了小说《战场去》,发表在《光明日报》上,这是他的处女作。从维熙回忆,“那时候还没有人民币的稿费呢”,他拿这篇东西换了九斤小米。


在《北京日报》当过记者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《七月雨》是他出版的第一本书,他自己都没有,图书馆找到一本送给了从维熙。《七月雨》1955年出版,繁体字,竖排版,纸页已黄,封面残破,不少文章是从维熙在高中时所写。

那一年从维熙22岁,在《北京日报》农业版组担任记者不久。1956年,他出版了小说集《曙光升起的早晨》。第三年,他出版了第三本书《南河春晓》,为了编文集,从维熙特意找了一番,“现在已经找不到了”。


“莫言比我酒量好”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从维熙、钟子兰夫妇结婚那天就在谈话的这个书房,简单摆了几桌酒席请文坛的朋友们喝喜酒,那是1991年1月6日,照片右二是莫言、右一是王蒙。“这莫言也是酒鬼,王蒙喝得不行。”从维熙酒量在作家里算很好的了,问他和莫言谁更能喝,“莫言比我酒量好”。


给琼瑶出书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那时从维熙是作家出版社的总编,出了琼瑶的书,与琼瑶夫妇合影。


去白洋淀寻找他的魂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孙犁病重,从维熙特意去天津医院看望他。从维熙将孙犁视为“文学伯乐”之一,他翻出一张与荷花大观园的合影,“我去白洋淀寻找他的魂”。孙犁对他的影响绝不仅是他早期被评论家们称为“荷花淀派”这样简单的联系。

从维熙在北京师范学校毕业后,把留在海淀当老师的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同学,选择去北京远郊的青龙桥小学教书。他白天上课晚上写作,《天津日报》的文艺周刊发表了不少他的新作,而孙犁正是时任文艺周刊版组的负责人。


艾青称他“净讲真话”

河北著名作家从维熙去世,曾给琼瑶出书,婚宴请莫言、王蒙喝喜酒

和诗人艾青。艾青对从维熙说:“你是个真正的作家,净讲真话。”在从维熙一生阅人和交友的评判标准里,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良心,尤其是文人,不能没有良心,就像他对一位好友的评价“为人性格有些怪,但并不丧失良知”,人可以有种种缺点和毛病,但最重要的是不能丧失良知。

将手稿交给邮局 忐忑不已

回忆起来这辈子最担忧、紧张与激动的一瞬间,从维熙说就是他将二十多年停笔之后的《大墙下的红玉兰》这篇小说的手稿交给邮局的一刻。他记得很清楚,那是在临汾火车站旁边的邮局。

远在山西小城的他,不知道这个有点沉的邮包会不会寄丢,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寄达遥远的上海,就算寄到信封上写的《收获》杂志社,也不知道它的命运会是被搁置、丢弃还是拆开——他唯一确定的是刚刚得知的消息,《收获》复刊了,他等不及了。

好在这种忐忑的日子从维熙没过太久。巴金先生看了这篇小说后很赞赏,当即决定将这篇小说刊发在《收获》杂志的头条,出刊后,引发文坛轰动。

“我要写下去,一直写下去”

“何须惆怅惜春迟,二度梅开花满枝,昔日霜尘化诗雨,朝花何妨到夕拾。”这28个字或许是他一生的总结,他说,“春迟啊,就是二十多年没有创作的机会。”好在“二度梅开”。

时间回到60年前,看到在京西北郊的青龙桥小学当语文老师的从维熙,每个周末都不回家,在教师宿舍使劲写文章,《北京日报》《天津日报》等报纸也陆续出现了他的名字。“从我的钢笔字变成了铅字以后,我就想,我要写下去,一直写下去。”从维熙到今天满头白发,经历过大起大落,依旧像是当年那个奋笔疾书的年轻人。
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,点击查看
评论加载中。。。
  • 验证码: